冷待翠湖圍標案 警方涉無受理丘瑞田自首

沙田翠湖花園2.6億元工程圍標案審結,案中擔任中間人的判頭丘瑞田判囚兩年11個月。FactWire傳真社得悉,丘瑞田其實早於2014年已主動向警方自首,並供出涉案人士,惟接案警員未有展開調查,甚至沒有為他錄取口供。

社會

沙田翠湖花園2.6億元工程圍標案審結,案中擔任中間人的判頭丘瑞田判囚兩年11個月。FactWire傳真社得悉,丘瑞田其實早於2014年已主動向警方自首,並供出涉案人士,惟接案警員未有展開調查,甚至沒有為他錄取口供。警方亦曾收取業主提供管理公司涉刑事行為的證物未有存檔,又沒有記錄涉案人士資料。

59歳的丘瑞田早前承認4項串謀向代理人提供利益,29日於區域法院判囚35個月。法官判案時指,圍標令樓宇維修招標不能公平進行,不法商人可以藉此謀取暴利及降低工程質素,但認同被告在案件中只是穿針引線,亦是靠被告向廉政公署報案揭發事件,才能成功檢控。

據傳真社了解,丘瑞田早於2004年開始,至少4次主動向廉政公署舉報業內圍標問題,其中3次有錄影口供。後來翠湖花園於2013年底爆出2.6億元天價維修,在案中曾擔任中間人的丘瑞田,亦於2014年2月25日再次主動聯絡廉署提供資料,但廉署一直未破案。

2014年6月初,翠湖花園多名高調參與反圍標抗議的業主先後遭到恐嚇,包括一對夫婦收到附有《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斬報道作封面的雜誌及白色粉末,案件交沙田警區跟進。丘瑞田在荔枝角收押所向傳真社記者表示,他得悉恐嚇事件後,6月12日到屬沙田總區的馬鞍山警署自首,並舉報一些策劃屋苑圍標的人士,包括法團主席黎國樑、負責管理大廈的新昌管理服務有限公司高層樊卓雄及駐場經理許鈞碧,但警方並無為他錄取口供。

丘瑞田指,當日與警方共會面十多分鐘,其間警員曾問他是否全港都有圍標問題,他回答是。隨後警員表示會再找他諮詢,便讓他離開,但警方再沒有聯絡他錄口供。傳真社調查後證實,當時接見丘瑞田的是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三隊高級督察狄竹君、一名姓江警長及一名姓彭警員。

翠湖花園業主徐銚澤表示,他得悉警員沒有為到警署自首的丘瑞田錄取口供,於2014年8月6日早上8時半致電沙田區重案組江警長表示不滿,指「你哋好醜都落番份口供啦」。數分鐘後,一名姓彭警員來電,約徐銚澤翌日錄口供,並約丘瑞田於兩日後錄口供。兩星期後(8月29日),徐銚澤收到警方以電郵回覆,指案件已轉交相關部門跟進。案件其後由廉署接手。

翠湖花園自爆出天價維修後,多次有業主投訴警方的處理手法。2013年11月18日業主將反對天價工程的信件發放予各住戶,一名姓鄒管理員在深夜用間尺將信函逐一從信箱取出,被業主李玉嫣發現報警。從一段翠湖反圍標群組內的手機影片顯示,警員到場後,管理公司夜更主管譚釗強在業主質問下承認是經理下令偷信:「許經理囉,最大嗰個㗎啦!」

許經理是新昌管理服務有限公司的時任駐場經理許鈞碧,去年廉政公署就翠湖圍標案採取的執法行動中,與公司董事樊卓雄一同被拘捕。業主李玉嫣當晚親自到沙田警署錄取口供,並將影片記憶卡交予警方,負責警員將片段電子檔存入警署電腦後,即場將記憶卡歸還給她。

徐銚澤表示,直至2015年1月,即事件發生一年多後,他與李玉嫣等業主就屋苑糾紛到馬鞍山警署錄口供,要求翻查2013年大廈管理員偷信事件的案件紀錄,才發現警員當時為業主李玉嫣錄取的口供,並無記錄許鈞碧指使管理員偷信,而拍下管理員說話的影片,警方亦無存檔。

今年1月翠湖花園開業主大會,據業主提供的手機影片顯示,其間發現有法團委員攜帶大量票紙入場,懷疑有人企圖用假票影響投票結果,一直跟進翠湖案件的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三隊警員,竟然離開現場,引起業主不滿。

徐銚澤指摘警方處理翠湖事件標準不一。他指出,警方安排沙田重案組第三隊接受業主求助,而重案組第二隊則處理法團及管理公司投訴,例如控告在法團通告上寫字的業主刑事毀壞,他本人亦因剪走法團的宣傳橫額被控刑事毀壞,遭重案組第二隊向法庭申請搜令入屋拘捕,案件現正排期審理。

他指:「之前之後都取得法律意見,這不算是刑事毀壞,我在他(管理員)面前剪,亦叫警察來看著,因為這(橫額)是不實的,誤導業戶繼續交錢,橫額寫著『公開,透明』,但我們發現完全不是透明,連基本帳目、支出多少錢的單據完全沒有⋯⋯警方完全掌握案情,知道誰是串謀者,如果警方來拉我,便是本末倒置。」

徐銚澤續說:「沙田重案組第三隊處理圍標如此大件事就懶懶閒,第二隊幫法團及管理公司制衡業主卻十分積極,他們的槍頭不是對準不法分子,很懷疑他們是否幫助市民。」

翻查資料,不少警隊前高層與翠湖花園關係密切。涉案的管理公司新昌管理獨立非執行董事黃燦光,1963年加入警隊,1994年7月晉升至警務處副處長,2001年1月退休,隨即加入私人企業,兩年後出任物業管理公司董事,管理項目包括全港所有解放軍駐港部隊的軍事用地及政府設施,2008年出任新昌管理集團獨立非執董。而新昌管理服務公司保安經理歐陽潤珍,亦是前警司。

警務處前副處長(管理)馮兆元亦是翠湖業主,2008年退休,由曾偉雄接任。有居民提供的相片顯示,馮兆元在大廈維修諮詢大會中一直支持屋苑大維修,即使爆出天價工程後,馮仍然支持法團一方推動工程。

翠湖花園2013年爆出圍標案,當時負責處理翠湖花園圍標案件的沙田警區,時任沙田分區指揮官是退休警司朱經緯。朱經緯任內曾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因在旺角用警棍擊打途經市民,事件獲投訴警察課列為「證明屬實」。

翠湖花園圍標案控罪指,丘瑞田2005年至2014年間,在沙田翠湖花園翻新工程串謀向法團主席黎國樑、管理公司新昌管理服務前物業經理許鈞碧、新昌管理集團前董事樊卓雄行賄約4,500萬元,以及就濱景花園維修工程向屋苑維修小組成員何志光行賄60萬元,取得兩屋苑工程合約。

丘瑞田認罪,自去年12月22日起收押荔枝角收押所,等候判刑,辯方律師早前呈上超過200名市民為他撰寫的求情信,當中包括翠湖花園業主及反圍標聯盟人士等。

廉政公署去年及今年共拘捕約20名涉案人士,包括法團主席、顧問公司及新昌管理公司高層,至今全部未落案起訴。

傳真社就上述事件向廉政公署查詢,包括「丘瑞田曾多少次就不同屋苑的圍標問題親身向廉政公署自首?廉政公署何時就沙田翠湖花園2.6億元圍標案立案調查?」廉政公署僅回覆指:「就涉案其他曾被捕人士,有關調查仍在進行中,廉署不適宜就調查作出任何評論。」傳真社要求廉政公署提供過去5年涉及樓宇維修的貪污舉報數字、被檢控人數、被定罪人數等,署方回覆指沒有該項目的分類數字。

另外,傳真社向警方查詢有關丘瑞田自首而不獲錄口供、警方未有將業主證物存檔、業主大會懷疑假票紙事件的調查進展等問題,警方書面回覆如下。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警方接獲沙田安景街一屋苑一名姓李女住戶報案,指懷疑有管理員從信箱盜取信函。案件列作「盜竊」,並交由沙田警區重案組跟進,案中有關的證物經已按既定程序妥善記錄。警方經調查後,並沒有足夠證據提出檢控,並已通知相關人士有關結果。如有進一步資料,警方會再作跟進。」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警方接獲沙田安景街一屋苑的住戶報案,指不滿該屋苑的選舉結果,懷疑涉及有問題的選票。案件列作「求警調查」,交由沙田警區重案組跟進。警方經調查後,並沒有足夠證據提出任何拘控行動,並已通知相關人士有關結果。如有進一步資料,警方會再作跟進。」 

至於過去5年警務處接獲多少大廈維修的求助數字,警察公共關係科回應表示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推行「復安居計劃」,指出「截至二○一六年八月,警方熱線共收到221個來電查詢,其中41宗為舉報,當中28宗涉及工程標價的問題,有關個案已交由相關單位或其他部門跟進。」


這篇報道獲以下新聞媒體採用: 

香港電台    東方日報    HK01    商業電台


沙田警區調查翠湖圍標案時序表:

2013年11月18日
業主將反對2.6億元天價工程的信件發放予各住戶,一名管理員被發現深夜時分用間尺將信涵從信箱取出,業主報警後,夜更主管譚釗強在警員面前承認是「許經理」(許鈞碧)指示偷信,過程被拍下影片;業主李玉嫣到沙田警署錄口供,並將影片轉交警方,警方存檔後將記憶卡還給李玉嫣。

2014年2月18日
業主徐銚澤2013年底開始多次到沙田警署報案,要求警方介入調查屋苑維修工程懷疑涉及串謀詐騙,2月18日正式在警署錄口供,警方將事件列入雜項案件。

2014年2月25日
丘瑞田主動聯絡廉署,就翠湖花園圍標案提供資料。

2014年3月19日
業主徐銚澤收到警方回覆,指翠湖花園維修案件沒有刑事成分已終止調查。

2014年6月初
翠湖花園多名高調反圍標的業主,先後收到恐嚇信件,其中一對夫婦更收到附有《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斬報道作封面的雜誌及白色粉末,警方沒有撿走粉末化驗。

2014年6月12日
丘瑞田知道恐嚇事件後,主動到馬鞍山警署自首及舉報管理公司及法團圍標,當時由重案組3名警員接見十多分鐘,但沒有錄口供便著丘離開。

2014年8月6日
業主徐銚澤早上致電其中一名接見丘瑞田的警員,要求警方向丘瑞田錄取詳細口供;另一警員其後致電預約徐銚澤及丘瑞田分別於7日及8日到馬鞍山警署錄口供。

2014年8月29日
業主徐銚澤收到警方口頭回覆,案件已轉交廉政公署跟進。

2015年1月14日
三名業主就屋苑爭拗到馬鞍山警署錄口供,發現2013年11月18日偷信事件的口供紙上沒有記錄新昌管理服務前物業經理許鈞碧是偷信主事人的內容;業主李玉嫣交予警方顯示管理員承認許鈞碧指示偷信的影片,警方沒有存檔。

2015年7月2日
廉政公署落案起訴丘瑞田涉嫌串謀他人提供利益,以圍標方式取得沙田兩屋苑及土瓜灣一幢住宅大廈的顧問及翻新工程合約。

2015年12月22日
丘瑞田收押荔枝角收押所,等候判刑。

2016年9月29日
丘瑞田判囚35個月。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