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證據落入盲點 不言棄令關鍵畫面曝光

元朗南生圍被多次縱火,其中一次涉及橫水渡及碼頭,警方表示附近閉路電視沒有拍得事發經過,但傳真社調查發現並非如此,並公開影片證實橫水渡在凌晨3時起火,警方翌日到現場重新展開大規模調查。

社會

傳真社4月24日發表報道「閉路電視拍得南生圍橫水渡凌晨3時起火 最少兩人目擊無報警」,令橫水渡縱火案出現重大突破,警方翌日拿著片段截圖到現場展開大規模調查。記者今次調查橫水渡縱火案雖然得到負責人配合,不過由存取閉路電視片段至成功起火畫面曝光,整個調查過程都不是一蹴而就。

被視為香港人後花園的南生圍接連被縱火,4月2日早上輪到橫水渡遭殃,成為一個月內的第四宗火警。傳真社完成民航處新空管系統安全事故報道,翌日立即派員到現場了解。因著早前多單縱火案的調查,記者對南生圍地形已有一定掌握,地圖、剪報和相片等資料亦整理好,這次到現場主要集中了解火警當日情況、橫水渡日常運作,以及每條通往橫水渡一帶的必經之路等。

記者甫到步,已發現橫水渡收費處裝有閉路電視,四個鏡頭一個指向常用渡頭,一個指向副渡頭,便向負責人要求索取錄影片段。當時正忙著為另一艘木船裝窗的負責人譚根沒有拒絕,可是警方拿走了整部閉路電視主機調查,在他們交還之前,唯有另覓他法。

從橫水渡走過大草地,記者仔細觀察每個出入口、民居、士多及停泊車輛有沒有安裝閉路電視,沿著不同路線與船夫、保安員、居民、士多負責人等人逐一攀談,希望找到線索推進調查。記者來來回回走了數小時,雖然對事件有更多了解,但調查仍未有突破性發展。

主機損壞增加存取難度

夜幕低垂,記者回到橫水渡打算離開,臨走前多問譚根一次索取閉路電視錄影,怎料警方剛巧歸還。記者立刻把握機會翻看錄影,可是閉路電視沒有接駁熒幕,不能控制系統去存取片段,只能從譚根的手提電話程式觀看即時影像,機不可失,記者立即聯絡同事到場支援。不過此時才知道指向副渡頭的鏡頭是案發後才按警方建議安裝,原本亦是指向常用渡頭,因此未必拍到案發經過。縱然如此,案發時間的錄影有機會留有重要線索,取得影片仍然是首要工作。

約半小時後援兵帶備工具及器材到達,不消一會已將主機接駁到螢光幕,四格畫面播出不同鏡頭的直播片段,但按下翻看錄影時,熒幕卻顯示「硬盤丢失,請檢查硬件」。

約半小時後援兵帶備工具及器材到達,不消一會已將主機接駁到螢光幕,四格畫面播出不同鏡頭的直播片段,但按下翻看錄影時,熒幕卻顯示「硬盤丢失,請檢查硬件」。透過主機散熱孔,記者見到一個 1TB容量的硬碟,但啟動主機時並沒有轉動。眼前問題相信並非可以當場解決,記者得到譚根同意後將主機拿走進行修復,並承諾隔天歸還。

記者通宵達旦解決技術問題,最終成功將硬碟內的影片取出。總數達950GB閉路電視錄影片段橫跨2017年中至2018年3月,但中間有多個月份沒有影片,最新片段的時間是2018年3月,但亦只有3月1至3日,以及10日至13日。

記者曾經用譚根電話顯示的閉路電視時間,比對真實時間,時間差大約是24日,若以案發時間向前推算,火警畫面顯示日期應該是3月9日,不過時間設定有可能因為警方拆除主機而有所變動,不能盡信,惟有從最新的畫面著手。

最新畫面木船仍無恙

碟盤內分為3個資料夾,總共有5,359段錄影片段,長度由數秒至10分鐘不等。記者由最新的畫面逐段翻看,看了數小時仍未見任何案發時的片段,已被燒毀的綠色頂木船在畫面中仍安然無恙。記者們輪流查看錄影片段都沒有發現,即使抽樣看其他日期時間的片段亦一樣。

警方在案發後不久拆走閉路電視主機,案發的影像理應是最後錄影的片段,即使警方歸還後重新安裝亦只是短短數小時,相信未能覆蓋原先的錄影。眼前平靜的畫片,不禁令人推想縱火兇徒在犯案前終斷了錄影系統,甚至系統其實在一個月之前已經停止運作。在苦無收穫之下,惟有暫且放棄翻查影片,返回現場尋找其他線索。

記者走遍所有可透過步行通往的道路、小徑及草叢,仔細觀察有沒有易燃物體容器、點火工具、行李袋等可疑物品,詳細記錄在現場所有發現及剔除沒有發現的範圍。記者又多次在橫水渡現場長時間觀察和搜集證據,並接觸南生圍至山貝村一帶數十名居民了解現場環境,盡可能還原事發經過。

一名記者對看過的錄影片段後,一直覺得不對勁,暗暗感到這些連續的影片有種違和感。同一日錄影的影像應該是連貫一致,但畫面有時卻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色差和鏡頭角度。

雖然目標畫面沒有出現,不過一名記者對看過的錄影片段後,一直覺得不對勁,暗暗感到這些連續的影片有種違和感。同一日錄影的影像應該是連貫一致,但畫面有時卻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色差和鏡頭角度。數天後,記者決定將2018年3月所有影片仔細觀看一次。

翻看了過百段毫無動靜的閉路電視影片後,眼前突然出現熊熊火光的畫面,就是燒船的一刻。將閉路電視影片顯示的時間比對真實時間,時間差正式較正為大約21日7小時。

系統失靈 影片次序混亂

記者按燒船這個時間點,仔細翻看前和後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並詳細記錄下來,才發現閉路電視在正常操作下,會將影像以每10分鐘分作一段,檔案號碼是以鏡頭編號、時、分、秒去編寫,但系統每次停機後再錄影,日期都重新設定為3月11日,因此單是3月11日的錄影多達1,170個段,而且4個鏡頭的編號亦會互換,令大量不同日子、不同角度的錄影片段都放在一起,部分片段更交集於其他片段中間。

經過按不同鏡頭排序整理,4月2日凌晨橫水渡火警前後的畫面終於曝光。船夫如常11時許開出尾班船後下班,大約3個多小時後,鏡頭外的副渡頭方向突然起火,此外亦發現船隻焚燒期間,先後有兩名人士在山貝涌口村目擊事件。

記者多次帶同兩名目擊者的相片重返現場,挨家抵戶向涌口漁民新村、山貝村和山貝涌口村的居民逐一查問,並一度將搜索範圍擴大至山貝河東路一帶,先後接觸了超過50人,可惜仍無法證實目擊者的身份。

記者亦將影片給予譚根及船夫觀看,逐一核實事發前後的基本資料,例如當晚橫水渡尾班船的時間、船夫上下班時間、清晨發現船隻被焚毀的時間、報案的準確時間等,將畫面顯示的時間及片段中人的動作,與真實的事發時間交叉比對,最終得出一個更準確的起火時間——凌晨2時55分。傳真社在4月24日發表該調查報道,讓橫水渡起火的情況曝光。

“A little more persistence, a little more effort, and what seemed hopeless failure may turn to glorious success.” Elbert Green Hubbard

(多一點堅持,多一點努力,看似沒希望的失敗,可能會轉為光榮的成功。)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