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讓證據拆破謊言 — 五歲女童死亡事件調查報道採訪手記

5歲女童陳瑞臨今年1月在屯門家中昏迷,最終不治。醫護人員及警方均證實她全身佈滿新舊傷痕,似被長期虐打,但幼兒園校長指她個多月前停學前,從未發現有傷。傳真社相信有人說謊,為公眾利益及了解真相,決定展開調查。

社會

2018年1月6日深夜傳出一則轟動全城的新聞,一名5歲女童陳瑞臨(臨臨)在屯門家中昏迷,送院後證實不治。隨後一篇醫護人員的千字文在網絡流出,透露了搶救時的情境及女童傷勢,「瘦弱的身體上無一不是受了長期虐打所導致不同程度的瘀傷;四肢、臉上都是流血過後的結焦⋯⋯」

翌日,警方向公眾交代案情,指醫生發現女童全身佈滿新舊傷痕,部分傷口更長期潰爛不能埋口。第三日(1月8日),女童臨臨就讀的屯門路德會富泰幼兒園校長余美英開腔回應傳媒,指臨臨11月底已停學,堅稱從未發現她身上有任何傷痕。

事件震撼整個社會,但為何未能阻止悲劇發生?傳真社決定為這名5歲女童的死亡個案展開調查。

記者幾經轉介接觸到一名知情的消息人士,得悉機構曾向幼兒園發指引,要求校方若發現兒童身體有傷痕,即使只是常見的跌損膝蓋、皮膚輕微刮損等,亦要致電家長查詢,如果傷勢嚴重,校方須拍照存檔,並撰寫學童傷勢報告上報校長。

幼兒園一名教師在社交網站連續發文:「事已至此,大錯已成,為何還不願承認?我傷心,我內疚,但我不能埋沒良心。」

消息人士亦從業內得悉,路德會富泰幼兒園曾有為臨臨拍下傷痕照片,以及撰寫傷勢報告,但這些資料相信只有校長、校監、路德會,以及事發後到幼兒園取證的警方可以接觸到。

校長回應傳媒兩日後,幼兒園一名教師在社交網站連續發文:「事已至此,大錯已成,為何還不願承認?我傷心,我內疚,但我不能埋沒良心。」「本著良心,我不會也不可能說謊」、「一個錯誤的決定,造成不可挽回的憾事」。發文內容似是對未能及時制止悲劇發生感到內疚,並不滿有人不承認錯誤。該發文進一步加強有人知情不報的可能性。

事實已在面前,但我們需要取得當中的關鍵證據,核實校方是否曾經為臨臨拍下相片。

自從事件曝光後,記者連日在幼兒園實地了解,核實消息人士提供的資料,同時亦在茫茫人海中尋找與事件有關的人。記者迎著寒風日復日地等待,試過在醫院裡尋尋覓覓,多次登門拜訪,多次吃閉門羹,甚至被驅趕;但我們深信這件事是關乎重大的公眾利益,即使是一個微小機會,都要嘗試去爭取,抓住任何線索。

爭取別人信任需要時間及耐心,記者慢慢向各方相關人士解釋調查的本意,設身處地從對方的角度去思考,了解對方的難處及顧慮,再進行遊說。我們循序漸進,每一步都是經過仔細量度、商榷,希望用誠意及理據打動知情人士。但經歷近3個月努力,接觸過30多名人士,累積過百小時的游說工作,情況仍停滯不前。

直至3月21日,幼兒園校長余美英復職,消息人士指余停職期間路德會並沒有進行任何內部調查,與路德會聲就事件進行調查有別。記者再次到各個知情人士可能出現的地方守候,將消息當面告知他們,希望他們可以為公義挺身而出。

數日之後,記者取得一隻USB,存入電腦後,內有26張相片。相片顯示拍攝日期是去年9月5日及25日,我們將相片拿給認識臨臨的人確認相中人,並核實相片背景是富泰幼兒園。傳真社於3月27日發表報道「傳真社取得5歲女童陳瑞臨死亡前4個月相片 顯示學校多次發現傷痕並記錄。」

在處理刊登相片的手法上,我們亦經過多番道德掙扎及思量:把相片刊登對死者是否尊重?女童家人看到相片會有什麼感受?各種處理方法會否影響報道的可信性?如何在道德、專業與公眾利益之間取得平衡?

此外,事件牽涉一宗即將審理的刑事案件,但同時亦關乎相關教育機構旗下兩萬名學生、家長及公眾的知情權,徵詢多名律師意見,權衡過法律風險及尊重司法程序等考慮,傳真社在報道上作出最適度的處理後,將調查結果向大眾披露。

傳真社在此衷心感激提供線索及相片的人士。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