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防火電線人命攸關 奔走一年、耗費十萬作調查

大廈的火警鐘響起,響了一陣子,人們考慮是否逃生之際,鐘聲竟然停了⋯⋯不是因為誤鳴,而是供應警鐘的電源不能抵受火場熱力而斷掉;火警之際,緊急發電機、通風系統、灑水器突然停下運作⋯⋯也不是因為裝置故障,而是電源因高溫而中斷。

社會

大廈的火警鐘響起,響了一陣子,人們考慮是否逃生之際,鐘聲竟然停了⋯⋯不是因為誤鳴,而是供應警鐘的電源不能抵受火場熱力而斷掉;火警之際,緊急發電機、通風系統、灑水器突然停下運作⋯⋯也不是因為裝置故障,而是電源因高溫而中斷。

上述情況在過去的火警中曾否發生,甚至導致人命傷亡?

傳真社在2016年中收到有關防火電線的舉報時,我們首先聯想到就是這些問題。投訴人指有測試報告證實,本港廣泛使用的防火電線在高溫下短時間內會斷電,與國際標準要求的三小時有很大落差。我們當下判斷,若投訴屬實,影響的幅度及廣度猶如「鉛水事件」翻版,一則涉及消防安全,二來涉及已安裝電線的大量公共屋邨、政府建築物、基建以至私人樓宇工程,影響甚廣。

投訴人當初向傳真社提供了涉及三個防火電線品牌及外國認證機構的測試報告,測試結果令人震驚,顯示大部分電線於測試中不合格,未能維持三小時的電力供應,有電線更在不夠五分鐘就停止電力供應。記者先後與其他獨立的消息來源了解,包括電器業界人士及工程界人士,他們對有此現象都不抱懷疑,紛紛指出業界確有一些潛規則及檢查機制的漏洞,令劣質電線可充斥市面。

堅持獨立取樣送檢

雖然舉報人已向傳真社提供他們的測試報告,又表示可提供防火電線樣本交由認證機構檢測。不過,我們考慮到無從驗證投訴人的電線來源、取材方法以至檢測方法,不符合我們向來堅持「獨立」及「為求精確徹底審核」的原則。我們亦不希望報道發表後,會讓涉事公司或政府部門輕易以「電線來歷不明」、「事件純粹是惡意攻擊」為理由,令一個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議題石沉大海。我們因此沒有採用一個最方便、最節省金錢和時間的方法,而是從獨立取樣的基礎上進行調查。

要獨立取得來歷清晰的防火電線是最大挑戰,也耗用最多的時間和人力。記者先後走訪多間電器材料店舖,發現市場未有出售涉事品牌的防火電線,生產商只會透過項目形式向相熟客人供應電線,於是轉而與生產商位於內地的廠房「傾生意」,最後親赴內地廠房購入大批電線。傳真社不滿足於此,記者再按照取得的工程參考資料,走訪多個採用相同型號電線的工程地盤,希望能取得已安裝的防火電線化驗。歷時大半年後,我們終獲得專業人士的協助,在剛完工不久的觀塘安達邨、見證四條已安裝防火電線的取樣過程;並取得九龍塘地鐵站改善工程的待用電線。

傳真社希望化驗結果具可信性,因此花了不少時間釐清技術問題,包括選擇具公信力獲認可進行相關測試的檢測機構、查證具體測試方法及標準,耗費十萬元進行化驗,更親自將電線送赴位於荷蘭的認證機構,以確保過程萬無一失。化驗結果顯示,三個來自安達邨、內地廠房及地鐵改善工程的樣本中,安達邨的防火電線有一半不合格,其中一條電線在26分鐘後就停止供應電力;至於另外兩個樣本均能通過測試,消息人士指可能與投訴一早在業界流傳、生產商「洗太平地」有關。傳真社秉持「開誠布公」的原則,將所有測試結果向公眾披露。

我們也重視公平對待涉及事件的持份者,包括報道中所提及的生產商、有份審批防火電線的政府部門、曾收到舉報的商會組織、以及各個採用有關電線的發展商或機構,傳真社逐一聯絡要求回應,以確保報道內容公正及真確無誤。在過程中,有業內人士以及政府部門職員私下向傳真社表示,事件屬行業內的商業競爭,甚至質疑報道針對某個生產商,勸阻調查報道的發表。

揭示審批機制漏洞

傳真社強調,我們由始至終都是基於事件的公眾利益以求找出真相,過程中堅守獨立、不偏不倚、不受任何商業影響的原則進行調查,並把所有經核實的資料如實報道。我們同樣重視制度問題,希望揭示事件背後的成因,因此深入報道了各政府部門包括消防處、建築署、房屋署、機電工程署等,在收到舉報並承諾跟進後,原來只是重新檢查由生產商提供的認證文件,而不會自行抽檢化驗,致令審批機制出現漏洞。

在報道發表前,防火電線生產商只肯在不錄音、不錄影的前題下回應傳真社的提問,過程中迴避防火電線不附標準引起的消防安全風險,只是多次就技術問題提出質疑,包括在何時何地由何人取得樣本、用甚麼方法測試、化驗報告的真偽等,無論記者如何解釋調查原則及驗證方法已符合標準,對方仍糾纏於技術問題,隻字不回應消防安全、補救方案及責任問題,其後再發信回應指「本公司保留在此事件上的一切權利」。

至於各政府部門則統一口徑,署理機電工程署署長戴德謙接受傳真社訪問時,只強調取樣方法、檢測方法都可能影響測試結果,「你踞那電纜出來試,可能已踞傷了它」,又指不能單憑一方面的資訊就指防火電線不符標準。其他政府部門如消防處及建築署回應查詢時,沒有回應審批機制漏洞及其導致的消防安全風險,只是重申相關防火電線已取得認證文件並通過審批,此後仍會沿用檢視文件的方法作審批。

報道發表後,分別有其他傳媒機構和立法會議員向傳真社表示,早在去年已收到同一宗投訴並嘗試跟進,奈何在生產商否認、政府部門冷淡回應又苦無證據下,未能完成有關的報道。他們認為我們願意在不能肯定結果的情況下,花費大量時間、人力和金錢去獨立取證、獨立化驗,令這故事不致石沉大海,得以重見天日。

也有讀者留言表示,是次調查報道未引起公眾廣泛的留意與跟進,相當可惜。我們在此引用前白宮新聞秘書、資深美國新聞工作者Bill Moyers所說:“It’s very difficult to measure the impact on policy of any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You hope it matters to let a little more truth loose in the world, but you can’t always be sure it does. You do it because there’s a story to be told.”

相關報道